您當前所在位置:

【專訪】宋志平:投資者應正確認識"新型國企"

來源:中國建材集團 ,金石財經  撰稿人: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09日 瀏覽:
摘要:

【中國建材信息總網】6月3日、4日,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中國上市公司協會會長宋志平應邀接受鳳凰衛視《金石財經》節目專訪,圍繞中國資本市場、上市公司和國企改革發展暢談了“冀全面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促進市場健康發展”和“新型國企經過市場化國際化 投資者應該正確認識”。

  宋志平接受鳳凰衛視專訪:全面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正確認識“新型國企”

專訪一)

  專訪實錄

  冀全面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促進市場健康發展

  曾瀞漪:宋董事長您好,非常高興您再次來到《金石財經》節目,這次見您的時候,您已經是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的新任會長了。在您的生涯當中,每一次您出現的時候都是在非常關鍵的時刻,不管是在北新建材做廠長,或者是在中國建材做總經理,然后接著來做國藥的時候又是接了個雙料董事長。這次做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的會長正好又是在中國資本市場改革的關鍵時刻,作為會長您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宋志平:其實就是你剛才講的,現在是一個關鍵時刻,在去年年底的時候,就是我們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總書記有一段重要的講話。他說,資本市場在金融運行中具有牽一發而動全身的作用,要通過深化改革,打造一個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同時對上市公司提高質量作了一系列部署。我覺得按照證監會最近提出的要求,就是易會滿主席在中國上市公司協會2019年年會上提出來,資本市場取決于市場的基本面和上市公司的質量。所以從我做上市公司協會的會長,我覺得眼前最大的任務就是全面提升上市公司的質量。因為上市公司是資本市場的基石,只有有好的上市公司我們才可能有好的資本市場,只有有好的資本市場我們才可能有好的中國經濟。我覺得這些是聯系在一起的,我覺得我的責任也非常的重大。

  曾瀞漪:好的上市公司對當前的中國來說確實是非常重要,中國經濟到了一個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如果說中國的經濟要更好的發展,那么上市公司的質量和支撐對中國經濟的發展又是特別的重要,而上市公司它不只是上市公司自己的事情,它在資本市場的表現好壞跟我們剛談到的國家經濟的發展、跟社會的利益,還有跟老百姓的口袋厚薄是息息相關的。在這個情況之下,好的上市公司的質量究竟應該怎么樣才能夠提升?對于中國股市的健康,您認為那是一個什么樣的表現才叫作健康的中國股市?

  宋志平:剛才我講了上市公司對于我們中國的經濟來講至關重要,是我們經濟的基石。其實我們中國的上市公司只有29年的歷史,但是這29年中國的上市公司對中國經濟的發展起到了非常大的支撐作用。所以我們總是講,上市公司是我們中國經濟發展的基石。我想說一組數字,讓大家對上市公司所做出的重大貢獻有個了解。現在中國一共有3627家上市公司,世界500強中的中國公司有70%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創造的利潤占規模以上企業利潤的38%、創造的稅收是全國企業稅收的近30%,從這一組數字你就可以看到中國的上市公司對中國企業確確實實起到了非常巨大的作用。當然,上市公司也有需要提高的,因為我們的時間比較短,只有29年歷史,美國是有200多年的歷史,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上市公司還是個年輕的上市公司群體。在整個過程中,比如我們的合規化,比如我們的規范治理,比如我們的信息披露等等方面,確實有一些上市公司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問題,這恰恰是上市公司的短板。和30年前比,現在的投資者都是成熟的投資者,他們對上市公司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上市公司自身的發展其實對自己的要求也是越來越高,所以今天我們把提高上市公司質量作為一個最根本的工作。

  那么什么叫好的上市公司呢?我覺得至少有幾個很重要的因素。

  01、必須合規

  首先就是必須合規,因為上市公司不比普通公司,當然普通公司也要合規,但上市公司是公眾公司,是在投資者大家眼皮底下的公司,所以上市公司有更嚴格的要求,要更加的合規,更加的規范來要求自己,上市公司和普通公司比,要是更加規范的一個公司。

  02、要有良好的效益

  上市公司應該有良好的效益,因為要回報投資者,因為大家之所以投資是寄希望你有非常良好的效益。所以這個也是上市公司應該做到的。

  03、要有良好的社會責任

  上市公司應該有良好的社會責任,包括我們今天講的環保、社會這些綜合的責任,應該要做一個受人尊重的公司,不光要有良好的業績,同時要有良好的社會責任。

  如果說多有很多條,如果說的簡單,我覺得就是規范、高效、負責任,我覺得這是衡量上市公司標準的最最根本的東西。

  曾瀞漪:當我在向您提出很多問題的時候,其實我們剛剛聽到的一部分是中國資本市場、股票市場的發展不到30年的時間,能夠做到今天的成就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但另一方面在我們很多人腦海中另外一半深刻的印象是,中國上市公司可能很多都沒有達到您剛剛談到的三個要求。但是我們可能記的這個部分而疏忽了那個部分的時候,您認為作為中國上市公司協會的會長,您如何讓市場更多的理解中國的上市企業,包括了民營企業,包括了國有企業、央企在當中起到的作用,因為可能有很多的貢獻是人們沒有注意到的,而他們做了很多的貢獻。作為會長,您是要讓會員們更多地被了解的,那如何讓市場看到會員更多的貢獻?

  宋志平:首先我想說,其實上市公司是中國億萬個公司的一部分,而且是這些公司里面的優等生,也就是說優等生才能夠上市,但是不等于說優等生就全上了市,像華為等這些公司都很優等,不見得都上了市,但是上了市的公司,我覺得絕大多數都是我們企業里的優等生。其實絕大多數上市公司這些年還是按照證監會的要求在規范地運作、在健康地發展,希望竭盡全力把自己的公司做好、打造好,成為一個投資者信賴的公司。所以這是投資者應該探討的基本面,這個基本面還是不錯的。拿我自己來講,我1997年推進北新建材上市,這家公司后來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石膏板公司,去年的稅后利潤達到20多億元。我在2002年到達中國建材,在2006年推動了中國建材在香港上市,現在成為全球最大的水泥和新材料公司,而且去年的經濟效益也是相當的好。其實中間我還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推動了國藥集團的國控在香港上市,后來國控建立了全國的醫藥網,現在這家公司表現也良好。我想說的是,實際上我們的上市公司里面,像北新建材、像中國建材、像國控這種公司占很大的一個比重。我想給投資者講,給社會講,我們看問題的時候首先要看基本面,其實上市公司里面有非常多的非常優秀的上市公司。當然我們剛才講了,確實也有一些上市公司出了問題,但是我覺得在我們不斷深化改革的過程中,在我們不斷監管優化的過程中,在我們不斷引導企業管理的過程中來提高大家,這些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我們完全有信心能夠打造一個健康的中國上市公司群體,讓所有者放心。

  曾瀞漪:宋董事長,您推動了三家優等生在內地和在香港上市,而這些已經上市的三家公司不再是當年的那個規模,后來朝著做優做強做大這個方向前進。可是為什么有些上市公司后來會變質,有些優等生后來會變了。如果說您從這個會長的角度來告訴這些上市公司說,作為一個上市公司的負責人,作為一個有市場重要地位的上市公司如何不變質不變味?

  宋志平:其實這句話也可以反著去講,就怎樣才能使得我們不變質不變味。在我們協會2019年會上,易會滿主席提出,對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和上市公司的董監高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要有四個敬畏”:

  —— ——四個敬畏—— ——

  ●要敬畏市場

  ●要敬畏法治

  ●要敬畏專業

  ●要敬畏投資者

  作為一個上市公司來講,首先我們要按市場規律去做,比如說去搞一些盲目的炒作、搞一些盲目的擴張等等就沒有遵從市場規律。同時我們要敬畏法治,因為你要不按照法治去做,一定會付出高昂的代價。同時我們要敬畏專業,也就是說對絕大多數企業來講,都得集中做好主業,而不要三心二意,不要跟著去炒概念,等等這些。最后我們得敬畏投資者,因為“水可載舟,也可覆舟”,資本市場是培養我們的土壤,但是如果我們不尊重資本市場,那資本市場也會拋棄我們。所以我覺得作為上市公司來講,我們必須明白這些最最基本的道理。同時也提出了“四條底線”:

  —— ——四條底線—— ——

  ●第一個就是不要做虛假的信息披露

  ●第二個就是不能做內幕交易

  ●第三個不能操縱自己的股票

  ●第四個不得損害公司的利益

  我想如果我們上市公司的董監高、我們上市公司的大股東都能牢記這“四個敬畏”和這“四條底線”,我覺得我們就能在這個基礎上把上市公司做好。當然我說的這些都是底線,作為上市公司來講是必須明確的、不能擊穿的底線。在這基礎上,我剛才說到你要做到規范、高效,還要做到負責任,我覺得這樣的話上市公司的質量就能提高,社會大眾就能信賴我們。

專訪二)

  新型國企經過市場化國際化

  投資者應該正確認識

  曾瀞漪:在中國的上市公司當中,國有企業、央企和民營企業之間在資本市場的地位,對于股民來說可能會各有不一樣。我們看到在中國的經濟發展當中,國有企業跟民營企業常常是被拿來當作話題的。您是作為非常成功的推動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個代表者,那么在擔任會長之后,您覺得在接下來推動國有企業的改革當中,他們混改在中國股票市場的地位、影響性應該怎么來看?現在大家對國有企業仍然是存在著一些不同的看法,包括一些國外的機構或者是別的國家都是這樣,您如何來看國有企業在這個階段的中國他們和民營企業的關系?

  宋志平:其實在上市公司這個群體里邊,民營企業占到了70%,在3627家上市公司里邊有2544家是民營企業。你看過去這三年,從2016年到2018年的上市公司里邊有89%是民營企業,民營企業融資額也占到70%多,還有增發也是民營企業占了大頭。也就是說在上市公司這個群體里民營企業占了很大一部分。當然從總市值來看,還是國有企業和央企的上市公司占的市值高,但從家數來講,從這幾年的發展趨勢來講,民營企業快速地在擴容、在發展。也就是說,我們的資本市場其實對于培育民營企業的發展壯大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講到國企和民企的關系,其實我不太贊成總是分開講,我覺得國企和民企大家是在一個價值鏈、一個產業鏈上,大家互為幫助,實際上是相得益彰的一個結構,并不是非此即彼的一個結構。我經常給媒體或者一些專家們講這個事情,我說你不要老是撕裂我們,一會國進民退,一會民進國退,實際上我們是國民共進,大家一起來支撐中國經濟的這片藍天,我們是這樣的。其實去年大家知道,很多民營企業,包括民營上市公司,遇到了一些困難,比如說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比如說股票質押風險的問題,比如說應收賬款難以回收的問題等等,遇到了不少的困難。作為中央來講,其實也在積極地為大家解決這些問題。對于央企和國企來講,這個時刻我們也是積極幫助民企、民營上市公司去紓困解難,幫助他們來解決這些問題。所以你會看到中國的經濟其實缺一不可,如果沒有民企,國企實際上也做不下去的,其實沒有國企,民企也會受影響,我們是“大河有水小河滿、大河無水小河干”這樣的一個邏輯關系。我覺得我們應該處好這個關系。

  你剛才講的國際上怎么看我們, 我覺得對國企來講,對央企來講,我們現在提出來的就是要競爭中性。競爭中性,其實它的核心理念就是國企央企的改革方向是要政企分開,是要成為市場的獨立的主體,而不要躺在政府懷里,不要等靠要,不要享受國家、政府一些特別的權利、特別的利益、特別的補貼。說到這方面,其實我們央企這些年進步是很大的,最近國務院出了一個文件,就是改革國有資本授權體制的一個方案。這個方案實際上是圍繞著政企分開在放權和授權,也就是說把該是企業的權授給企業,讓企業成為獨立的競爭主體,讓它按照企業的方向去運營,而國家撤到管資本為主、只是一個出資者應有權力上,也就是股東權利,把經營和所有者分開,按照這樣的一個思路在做。

  所以我的看法是,隨著改革的深入,我們的國企和央企會進一步的市場化和國際化,這方面大家應該更多地看到國企和央企在改革中的進步,而不是把它看成一成不變的。現在市場上議論很多國企和央企的缺點,其實并不是今天的缺點,議論的都是幾十年前或者國際上那些國企的一些缺點,但是中國的國企和央企是歷經了40年改革的過程,所以我總講此國企非彼國企,也就是中國的國企都是新型國企,它是經過了市場化的國企,經過了混合所有制的國企,經過了上市改造的國企,所以它是不一樣的。我也希望,包括海外,包括大家,都要注意到中國的國企和大家理解的傳統的那些國企是不同的,它是完全市場化了的國企。這一點也恰恰是很多人不了解的,這也需要我們媒體更廣泛的宣傳。

  最近我們做了一件事情,就是我們有50家央企到50所大學里面去講國企公開課。我是到了中國傳媒大學,傳媒大學是出播音員、主持人的,我在那兒給他們作了一個演講,1500名學生,大家聽了很開心,就真正理解了國企的改革是怎么回事,真正理解了新型國企究竟新在哪里。我也跟他們講了大家對國企的一些迷思,所謂迷思就是社會上對國企的那些誤會,我也都跟學生們講了。我覺得這種積極的正面的溝通,特別好。

  曾瀞漪:而不是大家抱著一些舊的想法來套到新型國企的身上。

  宋志平:對,就是用舊的觀念來批判國企,但批判的東西并不對,而是張冠李戴的東西。所以我覺得還是要實事求是,還是要正本清源,大家把這問題說清楚。作為國企來講也要多說一說,你不說人家怎么知道呢?所以我覺得就應該多說說。

  曾瀞漪:新型國企之所以能夠有現在的地位和影響力,它不斷地與時俱進的同時,最重要是它不斷地改革,也不斷地在開放。中國也是這樣的,中國的資本市場在持續改革開放的過程當中,這段時間受到外資的青睞,不斷的有一些指數公司將中國A股在它們的指數的比重在增加。 那么現在外資在進入中國的市場當中一定會帶來更多的機會和挑戰,您怎么看在中國的資本市場、股票市場和對于上市公司在迎來開放的過程所面對的挑戰和機遇?

  宋志平:首先我們中國的門是要越開越大,整個開放的進程是不可阻擋的,盡管從全球來講有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這些,我們通過40年的改革開放認識到我們就得一路改革開放下去,而且越是這個時候,我們越是要打開開放的大門。

  那么對于資本市場來講,現在我們也是開放了,就是國外的投資者也可以進入A股買我們A股的股票,我們的股票也進入了一些相應的一些指數。 其實我覺得這個是我們開放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從大的方面來講,肯定是對我們的資本市場,包括上市公司,是一件重大的利好。但是這個過程確確實實這又是個新事物,那么對于中國的資本市場來講,包括對于中國的上市公司來講,我們還有一個適應和學習的過程。我們也得適應一下,因為過去我們面對國內的投資者,現在國際的投資者也都進來了。從企業來講,從上市公司來講,我們就得接受國際投資者的一些標準和他們的一些看法,雖然我是在中國上的A股,但是國際投資者來了,我得聽聽國際投資者、分析師他們是什么意見,來滿足國際資本市場對我們的要求。 其實這個滿足的過程、挑戰的過程恰恰是中國公司進步的過程。

  你知道我是在香港做過H股的公司,全球投資者來買股票的一家公司,每一年有兩次路演,都是要到全球去路演,給投資者介紹企業的情況,聽取投資者的意見,滿足投資者的要求,恰恰是因為這樣,這家公司才能夠做好。海外的投資者進來之后,能夠擴大中國的上市公司的視野面,讓他們和海外一流的這些投資者進行接觸,聽取海外一流投資者們的一些經驗、建議和要求,我覺得會促進中國上市公司的進步。所以我還是非常積極正面地看待資本市場對外的開放,當然我覺得我們可能要學習的東西、要適應的東西也不少,但是我覺得這是短期的。

  曾瀞漪:感謝收看《金石財經》,我們再會!

責任編輯:單建慶
分享文章到:
0
瀏覽次數:
】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職能部門
  (一)組織編制建材工業發展戰略、建材工業每個五年的發展規... [詳情]
  (一)負責匯總各主要產業規模以上的建材會員單位的資產總量... [詳情]
代管協會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68332654 [詳情]
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010-88084883 010-88084806 [詳情]
直屬單位
北京市朝陽區管莊東里甲1號
010-65761515 [詳情]
直屬分會
  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混凝土外加劑分會(簡稱“中國混凝土外加... [詳情]

  為了更好的發揮中國建筑材料聯合會的橋梁和紐帶作用,繁榮中... [詳情]

ICP備案編號:京ICP證1100091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4072號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三里河路11號 電話:010-57811569 建筑材料工業信息中心承辦
41彩票网 中科匯聯承辦,easysite內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